首页 »

广州限牌的这一年半

2019/9/11 21:13:22

广州限牌的这一年半

 

多花了冤枉钱?

   

2012年8月,广州限牌后第一次车牌拍卖,车主高明以23000元的价格拍到了一张车牌。由于是第一次参拍,报价完全没有参考,他根据媒体估计的4万打了个对折,报出了23000元的价格。

   

结果令他大跌眼镜——当月最低成交价仅为底价10000元,远低于当时上海60000元的均价,且当月4363张车牌居然只卖出18%,还有82%的车牌没人要。

   

别人花10000元就买到的车牌,自己却花了23000元,这个结果令高明相当懊恼。不过,此后一年半广州车牌拍卖的行情出现了过山车式的暴涨暴跌,逐渐消解了他的不平衡。

   

作为国内第三个实施限牌的城市,广州从一开始就采取了和北京上海完全不同的车牌分配模式——北京只有摇号,上海只有拍卖,而广州则是摇号拍卖“混搭”,每年12万张新车牌中一半摇号一半拍卖。

 

广州市政府对此的官方解释是,为了照顾市民的不同用车需求:急需用车的可以直接拍卖,不急用车的可慢慢摇号。

   

摇摆不定的“限外”

   

更大的政策差异是,京沪在限牌的同时就实施了限外,而受限于珠三角一体化进程和对区域竞争的担心,广州对限外的态度却暧昧不清:不限外则限牌无意义,但限外又担心削弱自己在珠三角城市群中的竞争优势和老大地位。

   

在这样的纠结中,广州对限外的态度相当“分裂”——口头上一直喊着要限外,但行动上至今不敢迈出这一步。这种暧昧的态度,导致了广州车牌拍卖价格在随后的一年半里时而暴涨、时而暴跌,行情的变化让本地车主无所适从。

   

2012年8月首次拍卖,有779位车主像高明一样多花了冤枉钱,但很快其它车主则看清楚形势——广州车牌拍卖粥多僧少,大家出低价甚至底价一样可以买到车牌。因此,在此后长达8个月的时间里,车牌拍卖均价从2.2万一路狂跌到10998元,几乎所有以底价参拍的车主都买到了车牌。

   

时间到了2013年4月,正当车主们以为车牌价格会继续跌下去的时候,情况起了变化。

   

当月底,广州市交委突然公布限外草案,并首次明确了限外听证会的举行时间。政府对限外的态度由此前的模糊骤然变得坚决,这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等明白过来这次不是闹着玩的时候,担心限外很快到来的车主,开始疯狂扑向拍牌。

   

于是从2013年5月开始,一向冷清的车牌拍卖陡然升温,2013年5月车牌价格比4月涨了近20%,然后6月又比5月上涨了25%。到了2013年9月,车牌拍卖价格已经疯涨到30802元。5个月时间里,同样一块铁片价格涨到原来的近3倍,所有等待拍牌的车主,看着疯狂上涨都目瞪口呆。

   

令车主们由疯狂到抓狂的是,到了2013年10月底,广州市长陈建华在一次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对限外的表态忽然又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广州不到非常拥堵不会实施限外”,此后市交委主任再次重申了这一立场。

   

此时车主们的心情,就像被烧得通红时忽然被浸入冰水里的烙铁。剧烈的政策变化反馈到拍卖市场,2013年10月车牌价格从上个月的30802元暴跌至16348元,一个月跌了差不多50%,不少此前以高价拍到车牌的车主愤怒不已,一名律师甚至在实名微博上扬言要去法院起诉政府行政违法。

   

郁闷的车主

   

“政府对限外的态度如同儿戏,一会儿要限外,一会儿又不限,让老百姓无所适从”,对于限牌一年半以来的政策总结,高明如此抱怨说,政策的不透明和多变让拍卖的车主吃尽了苦头。

   

不过他也认为,每年12万车牌一半摇号一半拍卖的制度设计值得赞许。政策不搞一刀切,区别对待不同市民的用车需求,也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部分车主对限外政策多变的怨气,保证了摇号车主不受影响。

   

经过了前期波动之后,如今广州限外政策已经日趋明晰,车主们对限外也有了较为稳定的政策预期:一时半会儿不会实施,但迟早有一天靴子会落地。

   

这一系列因素,使得眼下广州车牌拍卖的价格稳定在1万2至1万3之间,月波动幅度在5%至10%之间,比起之前动则50%的波动已经温和很多。

   

高明也希望广州市政府能够吸取此前的教训,未来面对如此重大的民生决策,能够充分和市民沟通对话,在限外真的到来之前充分作好引导,避免市民不必要的非理性行为。

 

事关民生的重大决策,不该总是“狼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