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发展大数据产业政府应首先开放数据,而且是“能用”的数据

2019/8/14 8:16:17

发展大数据产业政府应首先开放数据,而且是“能用”的数据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孕育兴起,传统的依赖资源消耗的线性增长经济,正在向依靠生态型资源循环发展的经济转型,数据资源成为经济发展的关键要素之一。

 

9月29日,为破解上海大数据产业发展瓶颈问题,由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静安区政府和杨浦区政府共同主办的“四新”主题沙龙——“迎接大数据时代”在上海市大数据产业基地举行。来自高校、企业的各组专家们以问题为导向,分别围绕数据开放与交易流通、数据驱动的产业变革与模式创新、大数据创新创业与人才培养等主题,提出了众多有针对性、建设性的建议和措施。

 

信息孤岛、数据割裂和难以流通不仅让很多应用单位没有数据可用,也让很多数据沉睡不能发挥价值甚至价值逐渐降低。数据的开放、共享和交易流通,将有力推动公共服务提升和商业模式创新,带来经济社会的深刻变革。

 

华东政法大学财产法研究院院长高富平认为,数据开放是大数据产业的基石。“过去我们很多的数据都作为垃圾扔掉了,到了大数据时代所有的数据都有价值了,然后又都在封闭自己的数据。封闭这些数据,就是自己只用自己的数据,跟大数据讲的数据产业化和数据的利用是相违背的。”

 

数据的开放首先是政府数据的开放,因为政府掌握着公共资源,本来就以提供公共产品、公共服务为基本使命。但高富平强调,推动政府数据开放一定要重视数据是否“能用”,“能用”最重要的就是标准。“数据是有时效性的,你不能半年前的数据再公开,那就没有用了。所以如何让政府标准化的数据瞬间公开,才是关键。”

 

GE(通用电器)公司CTO、数字创新坊总经理谭瑞忠结合GE的工业互联网实践,阐述了国际上大数据发展态势。他说,最近全球知名经济公司的一份报告指出,如果全球数据能够很开放,很自由转动起来,会给世界全球经济增长带来2500亿美元到4500亿美元的GDP增长,相当于芬兰和瑞士两国GDP总和。

 

看数据时应该要超出对数据本身的认识。“数据是资源,就像石油一样,石油本身没有任何价值,石油开采出来加工成产品,放到某一个领域才可以产生价值。”谭瑞忠说,数据也一样,如果只钻研数据技术,并不可能让中国弯道超车,从技术方面来讲,中国超过美国和西方社会的技术领域是因为中国有市场,比如互联网,滴滴打车、Uber这样的竞争,中国通过这个市场研究这些技术,才能真正带来一些价值,让中国在整个世界上有领先地位。

 

中国制造2025是中国下一步改革的重中之重,如何将工业和大数据结合一起,给中国带来真正的价值,赶超美国、德国?谭瑞忠建议,中国发展大数据时,不要片面强调大数据分析的技术和数据本身,要强调这个数据怎样为中国的某一个有市场的领域带来价值。

 

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上海来说,大数据产业具有良好的发展基础。一是数据资源丰富。上海拥有世界最大的医联数据共享系统、4800万张交通卡和每天30GB交通流量数据、亚洲第二的证券交易额,以及世界第一的货物和集装箱吞吐量等。二是研究实力雄厚。上海交大、复旦、华师大、同济、华理、财大等10余所高校已开展大数据基础理论和应用研究,建立了一批面向产业的联合实验室和技术研发中心。三是产业附加值高。上海大数据企业主要集中在资源整合、技术开发、应用服务等大数据专业知识服务价值链环节,产业附加值高、辐射带动能力强,涌现出星环、星红桉、欧冶云商等一批在专业领域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大数据企业。

 

目前,市级政府部门已累计编制资源目录数1.5万条、数据项达21万个,已基本实现资源目录体系建设。上海市政府数据服务网开放内容涵盖经济建设、社会发展、信用服务等12个重点领域,累计开放数据资源近900项。在产业生态方面,已认定静安市北高新园区、杨浦创智天地园区分别为上海市大数据产业基地、上海市大数据创新基地,协调基地所在区县出台大数据配套扶持政策,支持园区设立大数据产业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