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天下 | 这个神秘的房间:从肯尼迪到奥马罗萨,白宫战情室的几个历史性时刻

2019/8/14 8:16:18

译天下 | 这个神秘的房间:从肯尼迪到奥马罗萨,白宫战情室的几个历史性时刻

古巴导弹危机、击毙本·拉丹、被“流放”的总统的小猎犬、南瓜雕刻比赛……这种奇妙的组合是如何被白宫战情室独揽的?8月13日,《华盛顿邮报》发表了题为《从肯尼迪到奥马罗萨:白宫战情室的几个历史性时刻》的文章,介绍了这个神秘的房间。文章编译如下:

 

1961年春天,约翰·肯尼迪的白宫出现了紧急战情,但却没有战情室。肯尼迪刚刚做了一次从猪湾攻入古巴的尝试,战况瞬息万变,结局惨败而归。这时,总统对涌入椭圆形办公室的混乱的情报感到失望透了。因此,总统任命了自己的海军助手负责这项建设工作,然后,一群承包商和一些海蜂(Seabees)(海军工程兵)部队的人在夜间工作,将白宫的地下室保龄球馆改造成了美国至今最著名的超级安全工作区:白宫战情室(White House Situation Room)。

 

现在,因为特朗普总统的顾问奥马罗萨·马尼戈·纽曼(Omarosa Manigault Newman)被解雇的令人惊讶的消息,这个房间成为了新闻的焦点。最让人震惊的是,她声称自己偷偷地录下了与白宫办公室主任约翰·f·凯利(John F. Kelly)会面的秘密视频。这是这个房间历史上的一次突兀的转折,因为这个房间的设计初衷就是专门要把一些秘密封锁在里面。

 

从林肯深夜造访白宫隔壁的电报局到罗斯福在白宫西翼地图室的二战指挥中心,战情室出现之前的总统们都曾经利用各种地点进行最危险的工作。但是猪湾事件失败后,肯尼迪希望能有更强大、更有效的方式来进行白宫内外重要信息的传递工作。不过,这个战情室如今的工作程序、设备和装修风格都是经过了几十年的演变才形成的。

 

肯尼迪版本的家具是丹麦现代风格的。10年后,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对其进行了翻新。然后,在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结束前,它被彻底拆除并重建。但这个房间的基本功能仍然不变:值勤人员不分昼夜地在空间里为总统的每日简报筛选情报信息。当危机袭来时,它就变成了一个能与全球联系的安全通信中心。

 

所谓的“房间”实际上是一个小套房,由三个会议室和一个值班室组成。从外表看,几乎没有迹象能够表明这些普通的办公椅所存在的潜在能量。

 

“这个房间嵌了隔板,布置得很好,但它不是《奇爱博士》(Dr. Strangelove)里的作战室。”迈克尔·伯恩(Michael Bohn)在2003年C-SPAN网站组织的一次关于战情室历史的讨论上这么说。他今年早些时候去世了,曾是里根时代负责主管白宫战情室的海军武官,也是《神经中枢:白宫战情室》(Nerve Center: Inside the White House Situation room)一书的作者。“但它不只是一个会议室,”他说,“它是总统的情报中心。”

 

建在白宫内务处边上的战情室,见证了现代历史上那些最令人紧张的时刻。在肯尼迪与苏联对峙的古巴导弹危机时,它就开始展现自己的功能。林登·b·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在越南春季攻势(Tet Offensive)期间在战情室里呆了很长时间,他把椭圆形办公室的办公椅搬了下来,然后穿着睡衣呆在里边。

 

在吉米·卡特(Jimmy Carter)的总统任期快结束时,他在战情室里花了无数时间来进行那些最终徒劳无果的谈判,他希望伊朗释放被关押的美国人质。据伯恩说,总统离任前几天,战情室主管丹尼斯·查普曼(Dennis Chapman)向总统递交了一些文件。卡特因任职期间的各种困难事务而疲惫不堪,他用手臂搂住查普曼说:“丹尼斯,你知道吗,战情室是政府中唯一一个从未让我失望的部门。”

 

如果有一份危机时刻目录表,那么它一定已经融入了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建筑之一的最安全的角落的空气中。

 

“在那个房间里,你总能感受到历史的分量。”奥巴马政府时期的白宫摄影师皮特·苏扎(Pete Souza)说,“大多数时候,那里的气氛并不轻松愉快。”

2011年5月1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海豹突击队第六分队在巴基斯坦阿伯塔巴德的一座院落内发起突袭,发现并击毙制造“9·11”事件的元凶拉丹。奥巴马和副总统拜登,国务卿希拉里在战情室观看突击队的行动直播。

苏扎捕捉到了白宫历史上最紧张的“现场直播”之一的场景。2011年5月1日,巴拉克·奥巴马和他的大多数高级国家安全顾问挤进了三间会议室中最小的一间。当在巴基斯坦的海豹突击队进入被他们认定是奥萨马·本·拉丹藏身的院落时,一段视频链接将他们与这些士兵联系了起来。就在队伍逼近目标的时候,总统和他的顾问们挤在过度拥挤的房间里观看现场直播。“我根本动弹不了,”苏扎说。“我的左右肩都被旁边的人挤住了。”

 

从他摄影专业的角度来看,苏扎对没有窗户的空间有一点不满:“战情室的照明太糟糕了。”

 

白宫的空间是有限的,在进行各种事关全球事务的谈判之外,这个房间不可避免地会被用来做其他事情。克林顿夫妇的拉布拉多猎犬巴迪(Buddy)偶尔会因为在楼上太吵而被“流放”到这里。工作人员们曾经在战情室里举办过生日派对和感恩节晚宴,卡特的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也曾在那里举办过南瓜雕刻比赛。

 

上世纪70年代,这个房间里有一扇通往室外游泳池的门,卡特一家因为会穿着长袍穿梭其间而出了名。伯恩说,有一次罗莎琳·卡特(Rosalynn Carter)在他们经过工作中的值班室时给了总统“任务”:“我以为你说过这里不会有人。”

 

据报道,在“伊朗门”丑闻浮出水面之际,因为办公室的碎纸机出了故障,于是奥利弗·诺斯(Oliver North)和他的秘书范恩·霍尔(Fawn Hall)借用了客厅里的碎纸机来销毁文件。据伯恩说,房间里的一名值班人员发现了这个机会,就拿了一袋碎纸回家作为纪念品出售。“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伯恩在谈到这个值班人员时说。

 

在战情室,泄漏机密可是很不好的行为哦。